航天科普
基础知识
太空探索
卫星及应用
运载与发射
载人航天
航天词库
航天计划
航天英雄
更多>>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航天社区 ?>>? 航天科普 ?>>? 太空探索 >>?正文
经济头脑史研究在构建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中的作用|将乐县新闻
来源: 新闻网 ????日期:2019-09-25???? 字体:【】【】【

  作者:张林(云南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按语:构建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系统需要集各方面学术气力协同推进,经济头脑史研究是其中一支不行或缺的气力。在历史上,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建立和生长离不开经济头脑史研究的支持。今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系统正在构建完善历程中,经济头脑史研究同样应该而且能够在这个历程中施展应有的作用。

  经济头脑史研究能够施展什么作用

  挖掘历史,掌握好三方面资源,解决“从那里来”的问题。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虽然是在总结提炼中国奇特的实践履历基础上发生的,但它的头脑史渊源绝非限于中国。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事情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了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的三方面资源:“要善于融通马克思主义的资源、中华优异传统文化的资源、外洋哲学社会科学的资源,坚持不忘原来、吸收外来、面向未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头脑史渊源同样要在这三方面资源中去寻找。要熟悉到,基于现有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去寻找其泉源,是经济头脑史研究对构建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系统施展的第一个作用。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是今世中国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它的固然泉源。可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不是对传统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简朴复制,因而经济头脑史研究既要回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为什么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还需要厘清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与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关系。在明确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没有违反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和要领的条件下,经济头脑史研究要在经典文献中去寻找支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有关头脑和叙述,这方面已经有大量成熟的研究结果。更主要的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结果,经济头脑史研究的重点是寻找、梳理和提炼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中国化历程中,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系统的形成发生了影响的头脑史素材和理论结果。这方面的研究可以追溯到中国共产党建立后探索中国门路历程中形成的经济头脑,重点是中华人们共和国建立以来70年的探索。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是中国的政治经济学,中华优异传统文化是它发展生长的深挚基本。数千年中华文明留下了富厚多彩的经济头脑,以及支持、融汇这些经济头脑的哲学头脑。经济头脑史研究一方面要继续深入掘客中华优异传统经济头脑,另一方面,要分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是怎样体现了中华优异传统经济头脑中所包罗的“中华民族最基本的文化基因”,而不是仅停留在简朴叙述中国经济头脑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某个详细表述或理论上的反映。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是经济学,人类缔造的有益的经济学理论看法和学术结果也是它的一个泉源。作为一个学科的经济学是进口货,主要植根于西欧国家的文化和经济实践,一定不完全顺应中国的文化和实践,尤其是不完全顺应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经济实践。经济头脑史研究要甄别西方经济学取得的大量结果,明确西方差别经济学说的意识形态寄义、哲学基础、要领论、政策取向等,找到其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相容的理论结果,为我所用。

  对上述三方面泉源的探寻,划分对应着经济头脑史的三个子学科:马克思主义经济头脑史、中国经济头脑史和外国经济头脑史。一段时期以来,这三个子学科各自为政,缺乏交流。要完成寻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泉源这个使命,需要三个子学科突破界线,协力研究,这也是经济头脑史学科振兴的契机。

  以史立论,史论联合,经济头脑史研究自己就是构建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系统的主要组成部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系统正在走向成熟,坚持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经典文献的研究要领和叙述要领,通过经济头脑史研究去充实生长现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是经济头脑史研究对构建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系统施展的第二个作用。

  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传统中,政治经济学与经济头脑史从来是相互增补、不行支解的。以史立论,史论联合,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经典文献的研究要领和叙述要领。马克思的《剩余价值理论》是头脑史研究的范例之作,记述了“政治经济学纪律最先以怎样的历史路标的形式被展现出来并获得进一步生长”,同时依据头脑史素材论述和施展自己的理论,为《资源论》的写作奠基了基础。《剩余价值理论》反映出的以史立论、史论联合的要领,为经济头脑史研究怎样资助经济学的理论构建提供了样本。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生长以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历程中发生的大量经典文献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纲要性文献,也是运用这种要领的范例。这种要领是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在理论构建中的详细体现,是构建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系统必须坚持的要领。

  构建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系统的历程中,怎样运用以史立论、史论联合的要领,施展经济头脑史研究的作用?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一是理论泉源方面。在前述三个泉源中梳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理论源泉时,要注重融通三者,使其相互增补,夯实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学理基础。二是形成历程方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是经由长时间的探索和积累而形成的,而且仍处在不停完善的历程中。对探索积累历程的头脑史研究就是生长完善历程的组成部门。在我们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门路的探索历程中,尤其是在社会主义建设历程中,留下了一大批良好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结果。掘客整理提炼这些结果,吸收合理身分加以革新,使其顺应时代要求,将大大富厚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工具箱和理论库。

  正本清源,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朝着准确的偏向生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降生之时,西方主流经济学在中国经济学界已相当普及。在这种局势下,西方主流经济学的话语和理论,往往有意无意地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缠绕在一起。经济头脑史研究施展的第三个作用,就是纠正用西方主流经济学话语和理论来诠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做法,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生长保持马克思主义的准确偏向。

  用西方主流经济学话语和理论来阐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主要有两种体现。一是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观点、理论中直接套用西方经济学。这容易导致把完全不相容甚至对立的理论并置,好比,把供应侧结构性革新等同于新自由主义经济学供应学派的政策主张,用主张产权私有化的西方情况经济理论来阐释绿色生长理念,等等;或者是把纷歧定顺应中国现实的理论移植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中,好比,把共享生长理念诠释为包容性生长,用比力优势论、要素禀赋论来阐释开放生长理念,等等。二是用西方主流经济学话语和理论来消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这种做法的熟悉条件是,当今天下只有一种经济学,即西方主流经济学,不存在某个国家自己的经济学。基于这种熟悉,一些研究便试图用西方主流经济学现有理论来替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内容,好比,主张把新自由主义的新政治经济学的理论、要领和研究主题引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等等。

  消除上述第一种体现,需要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自身的生长和完善,发生足以替换西方经济学的成熟理论,掌握学术话语权。消除上述第二种体现,经济头脑史研究有决议性的作用,由于:其一,经济头脑史研究不会以为只有一种经济学,在经济学的每一个生长阶段,都存在与主流相竞争甚至对立的学术传统,即便在今世西方经济学界,除了新古典正统范式之外,还存在包罗制度主义、后凯恩斯主义、激进经济学等门户在内的非正统经济学;其二,经济头脑史研究强调经济学的历史特定性,不仅历史上存在过具有国家特征的经济学,而且任何一种经济学都要联系一国其时当地的现实加以革新,才会对这个国家发生良性效果;其三,经济头脑史研究善于判别理论的实质,由于认可存在相互竞争的经济学传统,以是经济头脑史研究需要厘清种种经济学传统的意识形态寄义、价值取向、熟悉论等方面的差异,好比,通过对前述西方新政治经济学前因后果的梳理,很容易发现它的实质就是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的一个分支,从而能够令人信服地阻隔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引向西方主流经济学的做法。

  经济头脑史研究怎样施展作用

  全历程深入研究。我们可以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历史划分为萌芽、探索、形成、完善四个阶段。经济头脑史研究要涵盖所有这些阶段,完整出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生长历程。萌芽期是从中国共产党建党到中华人们共和国建立,可以看作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前史;探索期从中华人们共和国建立到开启革新开放;形成期从开启革新开放到2015年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这个领域;之后即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生长完善阶段。这四个阶段不仅在时间上是一连的,而且每个阶段经济头脑的生长也是一连的。正如马克思、恩格斯指出的那样:“历史不外是各个世代的依次交替。每一代都使用以前各代遗留下来的质料、资金和生产力;由于这个缘故,每一代一方面在完全改变了的条件下继续从事先进的运动,另一方面又通过完全改变了的运动来改变旧的条件。”头脑史同样云云,每一个阶段经济头脑的生长,一定是使用了以前各代遗留下来的头脑。因此,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头脑史研究必须深入到上述所有四个阶段。

  固然,对上述四个阶段的研究要有偏重和分工。形成阶段是头脑史研究的重点,通过记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实践取得庞大乐成的配景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从看法、理念上升到系统化的经济学说的历程,总结提炼这个历程中发生的头脑,来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系统。完善阶段同样需要经济头脑史研究。传统上,经济头脑史研究较少关注当下“正在发生的历史”,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头脑史研究要抛开这种传统。2015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这个领域被提出以来,这个领域的研究百花齐放,发生了许多富有建设性的结果,但不行否认,其理论系统仍需完善。经济头脑史研究需要施展整理归纳看法理论这个专长,联系现实的新转变提炼理论,进而完善理论系统。

  引入头脑史事务研究。理论、人物、要领是经济头脑史研究的传统元素。近20年来,外洋的经济头脑史研究针对经济学生长历程中一些发生过重大影响的学科内部事务举行研究,发生了一批极有影响的结果。好比,对美国制度主义兴衰的研究,对非正统经济学20世纪在英美的艰难处境的研究,等等。经济头脑史事务研究以科学知识社会学为基础,以为科学的生长以致于科学知识的生长都不是自然历程,而是一个社会建构历程:种种学术传统使用自己所能掌握的资源构建网络,与其他学术传统睁开竞争,网络足够强盛的学术传统最终在竞争中胜出,在一准时期内占有主导职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头脑史研究有须要引入这种事务研究。一个学术传统的网络元素包罗理论自己、从业者、学术资源、结果公布渠道,等等。找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在哪些网络元素上有所欠缺,或者在网络构建的哪些方面不力,目的是为构建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理论系统提供历史镜鉴:要让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成为主导性的经济学,除了理论系统的完善,还需要起劲构建并完善自己的网络。

  拓宽政策史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驻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实践,同时又是实践的指南,问题导向是它的特质,解决问题是它的使命。因此,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头脑史研究不能仅局限在理论上,要把研究领域拓宽到各时期的经济政策,研究它在探索、形成和完善阶段对经济实践的指导,为以后更好地解决中国经济问题提供参考。

  在经济头脑史视域下研究经济政策史,包罗三个条理:第一,研究支持某种经济政策的经济学理论或者思潮;第二,研究这种理论或思潮所划定的政策偏向;第三,研究这个偏向下详细实行的经济政策的影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政策史的研究也要包罗这三个条理,在关注某个详细政策之前,必须要关注详细政策背后的战略目标以及这种战略目标所依据的理论或者指导头脑。在这三个条理上做好政策史研究,能够资助我们厘清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在其生长的各个阶段是怎样指导实践的,是怎样随着时代的转变而生长的。搞清这两个问题,也就搞清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生命力从那里来,以及它为什么是我们行动的指南。

  以上三方面的研究综合在一起,大致就能形成一部完整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史。如前所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头脑史研究不是“知识考古”,而是构建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一支主要气力。能够见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不停完善,是生涯在这个时代的经济头脑史研究者的幸运,理应尽心尽力投身其中,施展经济头脑史研究应有的作用。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项目〔18BJL023〕的阶段性结果)

  《灼烁日报》( 2019年06月18日?11版)

[ 责编:石佳 ]
分享到:
联系我们
电话:010-68357960
传真:010-68373137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阜成路16号
邮编:1084134
?黔ICP备146021号-6 | 京公网安备:110401090819号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版权所有